「限界なんて、今の俺たちにはないなんだ。」這是我很喜歡的一句話。

中譯: 極限對現在的我們而言,是不存在的

嚴格來說,這是一句台詞,是光一在Shock中的台詞。

影片請參考下方的影片。

 

 

 

(邊看影片邊聽寫的內容...大致上應該沒問題,因為DVD這部分我看過很多次)

 

女生「私たち、この町で生きてきたんだね。」

光一「あぁ。」

女生「なんかこのごろ、光一が私の前から消えてしまう、こんな気がして、怖い。」

光一「どうしたんだよ、急に。」

女生「はい、これ、ネックレス これからも私たちを引っ張っていてね」

光一「俺一人引っ張ってわけじゃないさ。この町の中に、夢も、希望も、挫折もあるね。

みんなの心が一つなった時、初めていいものが作れるんだな。

俺はどこまでも突き進んでる。限界なんて、今の俺たちにはないんだ。」

 

2002年1月,第一次跟日本朋友去看Shock,那時非常震撼。

原來舞台劇是這麼精彩啊,演唱會要包含的唱歌跳舞,舞台劇除了要包含這些原素之外,

還得不停的換場景,台詞要背熟之外,突發狀況也得急時機智應對。

大家耳熟能詳的能劇表演之外,日本傳統殺陣,類似魔術的演出,還有光一最經典滾樓梯。

燦爛的舞台,華麗的舞蹈,還有沙士比亞的劇中劇,還有比誰都更努力的光一。

但是我真的蠻傷心的,因為日文剛唸完五段動詞,所以內容在講些什麼我真的聽不懂。

最喜歡的人就站在我前方,我卻沒辦法聽懂他講的內容,可能聽得懂的不到三成。

於是我在帝國劇場發誓「我一定要考到一級,我要跟旁邊的觀察一樣融入劇情」

 

2005年,我再度回到帝國劇場,因為Shock我深深喜歡上舞台劇。

只有Shock可以給我超乎震憾的滿滿感動。

拋開偶像的光環,光一是專業的表演者,他對他擔當的演出內容負責到底。

我曾經說過「如果沒有看過Shock,人生一定會有遺憾」

雖然票價不斐一票難求,票店中怎麼後方的位置的一張票都要台幣一萬五起跳。

前面的好位置更是更是賣個十幾萬沒問題。

我不否認我打工或是工作都是為了看光一的演出~

我常常在Shock中,把一年來的不開心,憤怒、不滿在光一面前哭盡。

這樣一來我就能用光一給我的力量邁向未來,我真的這麼相信的。

 

2005年的Shock,拋開喜多川的劇本(原版的Shock艱深難理解)

光一將它改寫成自己的劇本,劇中主角的名字就是光一。

也加進了很多他自己創造的元素跟歌曲,讓一幕一幕的戲連貫的更完整,加強了戲的完整性。

光一有著一群志同道合的夥伴,大家為了去好萊屋表演的夢想一起努力。

光一在乎的不是表演場地的大小,而是演出的內容,要表達的有沒有傳達到觀眾心裡。

那時我終於能夠瞭解光一為什麼這樣執著了,他不稱我們歌迷(fan)

一直以來他都稱呼我們為來賓或觀眾。

不能對不起花錢又花時間來帝劇的觀眾,無論如何「Show must go on 」

 

光一經典的滾樓梯 (這個滾的角度都有經過設計,不過光一還是常因為這部舞台劇而受傷)

肌肉拉傷,流血受傷,或許堂本光一在很多人眼中,只是一個長的好看包裝華麗偶像明星。

但是看過這部就知道,在舞台上一分鐘,臺下十年功(包括他的後空翻 )

Shock這部有光一的靈魂,100%投入的光一。

 

Why don't you dance with me? 那時我坐在走道邊,光一確實是從我身邊經過。

到現在我還是有不真實的感覺,但是我真的很開心,至少一瞬間我們這麼近。

 

這部公演超過十年的舞台劇,除了每年不斷的在劇情上作調整讓劇情淺顯意懂之外,

耳熟能詳的能劇,除了最原始的原素(唱歌跳舞演技)之外,光一這幕將日本精華發揚到淋漓盡致。

(不過這幕在2005年就改成下面的鼓陣了)

 

日本很有名的大鼓,光一為了這個曾經大姆指指甲脫落直接在舞台上鮮血直流。

但是他還是沒有中斷演出,他貫徹了Show must go on的精神

看人家打鼓好像很簡單,事實上一連串耗體力的劇情,不是一般所謂偶像明星能夠相提並論的。

 

這是我的哭點,countine真的是一首非常棒的片尾曲。

除了我以外,很多觀眾都哭了,大家都完全融入Shock的劇情了。

 

曾經我因為小說被抄襲,所以感到很憤怒。

可是抄襲者永遠沒辦法體會我當時下筆的心情,還有我和Johnny's回憶是永遠帶不走的。

光一的演出就像在腦海中底片一樣,永遠都不會褪色。

他是我的驕傲。

幻之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