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早上事情不多,大部分都昨天處理完畢了。莫名的開始找日本網拍,開始訂機票,因為,我想見到他。

之前跟Sumi醬吃飯時,她說網上一直謠傳光一今年會有solo con,我只是半信半疑,直到消息發布,雖然我假設了很多理由要自己就算去不成也別太傷心,但是作夢會夢到,跟朋友聊天也會聊到,我一直以為我已經把欲望放淡了,可是夢境卻深深提醒了我,我比任何人都想見到他啊!

第一次見到光一本人,在1998年的夏天演唱會,因為是學生,所以是父母幫我出錢的,正因為是父母出的,錢不會給的很充裕,我從還沒有去就一直緊張,甚至到日本我都吃不下,心中牽念的兩個人,終於可以見到了,但是外場的歌迷讓我把夢完全打碎了,他們不是屬於我的光一和剛,他們是屬於廣大fans的。因為不會講日語,所以根本聽不懂他們說什麼,讓我深深發誓我一定要學好日文,我想瞭解我喜歡的人在說什麼,不管是開心的還是悲傷的,我都想跟他們一起分擔。

見到的時候太快樂了,導致離別的時候異常痛苦。

之後我就打工存錢去日本,工作後就用自己的錢,不知道是莫非定律還是怎麼樣,要見到最喜歡的人的過程總是非常艱辛。不光只是錢的問題,還有機票,住宿,沒有伴陪我一起飛日本,為了省錢,前幾次去看KinKi時我幾乎沒有玩到什麼。還有遇到飛機一直出狀況不起飛,讓我在機場苦苦等候還是不能搭,最後叫我們去過境旅館,半夜2點又挖我們起來(當天10點多才到旅館,吃完晚餐洗個澡,剛要稍微休息一下時就被叫醒了)之後上了巴士又說機場關畢,只好提著行李再回房,過一個鐘頭又叫我們去搭車,搞到我到隔天早上還沒有飛,我心急如焚,當天光一的舞台劇就要開演啊。所以,總算趕上機到達帝國劇場見到光一後,眼淚就停不住。我想把悲傷、不愉快通通哭完,然後努力的面對之後的生活。

因為不是每次剛好都有伴陪我去日本,所以我單獨去日本好幾次,不會講日文時,從名古屋看完演唱會時,在大阪的某個站迷路,我一離開車站鐵門就拉下了,拿著一堆演唱會商品在外面亂走一通,最後回到飯店已經半夜快兩點。

回憶不見到都是不好的,也有在飛機上遇到朋友的朋友,兩個人開心的聊著KinKi,重點是舞台上的KinKi閃閃發光,一個笑容就能把旅途上的不愉快融化掉了。雖然我在會場誰都不認識,我見過只有光一跟剛,歌曲讓我們沒有距離,我喜歡愛吐嘈光一的剛,還有小學生個性的光一,雖然說起來不合邏輯,在我心中,他們永遠是懂我的。

依我喜新厭舊的個性,能夠喜歡一個人超過兩個月就很了不起,我很自豪我喜歡KinKi超過十年了,雖然最近我不太碰剛的音樂作品,因為不是我喜歡的類型,但是在我心中,剛永遠是最善解人意的那一個,我喜歡誠實面對自己的剛。光一則是努力家,他的認真敬業很少人能比得上。我喜歡總是說著莫名其妙的話的光一,還有跟外表不符合的老頭子的個性,我一直都不是很喜歡自己,但是我喜歡為了他們認真K日文的自己,一段時期,我不能夠理解生存的意義,也不知道自己活著是為了什麼,當時Kinki對我來說就是活著的動力,只要活著我就可以期待見到他們。

我不是追星族,我不喜歡追著男生屁股後面跑的fans。不喜歡別人這樣輕描淡寫用「你就是追星族嘛~還追去日本耶」就抹殺我所有的動力和努力。因為KinKi我有了生存的勇氣、獨立自旅行的動力,而且回憶是帶不走的,那是我一輩子的寶物。

祈禱自己能夠順利去日本看光一solo concert 2009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幻之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